重庆三阳化工拆迁退出历史舞台坚守保护红线留住一江清水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6-30 05:01   13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重庆三阳化工拆迁退出历史舞台坚守保护红线留住一江清水

  由生态环境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近日联合印发的《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行动计划》明确提出,以改善长江生态环境质量为核心,以长江干流、主要支流及重点湖库为突破口,统筹山水林田湖草系统治理,坚持污染防治和生态保护“两手发力”,确保长江生态功能逐步恢复,环境质量持续改善。

  地处三峡库区腹地的重庆市万州区,积极推动化工企业转型升级,实现绿色发展,在经济发展和生态保护之间,着眼大局,为一江清水保驾护航。

  2019年1月18日,重庆三阳化工有限公司拆迁进入尾声。厂区内已看不到残留的建筑附着物,黑黝黝的土壤裸露着,只剩下一道道轮胎的印迹。大型挖土机发出阵阵轰鸣声,闭上双眼,仿佛还能回到18年前,那个24小时日夜无休灯火通明的老化工厂。

  现年53岁的秦圣祥还能想起18年前百废待兴的场面。他参与了三阳化工的兴建,又正在主持当下的拆迁,是时间的见证人。当时,化工厂选址建设在重庆市万州区龙都街道区域。彼时,此地人迹罕至,与长江百米之隔。一道江水穿山而过,两岸青山郁郁葱葱。北岸即将建设工厂,南岸荒芜一片。偶有江轮驶过,汽笛声声,悠远长扬,颇有“两岸青山相对出,孤帆一片日边来”的壮观。

  “生机勃勃地建设、投产,大家都很高兴,感觉事业有奔头。在2001年建起了三阳化工的厂区。”秦圣祥回忆说,那是2001年的4月23日,一个春天。

  2001年,是进入新世纪实施“十五”计划的第一年,也是重庆直辖市建设和发展的重要一年。对于重庆而言,早日建设成为长江上游的经济中心,借着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步伐,机遇大过挑战。根据2005年12月15日重庆市人民政府网站的公开信息,“十五”期间,重庆市工业增加值超过1000亿元,比2000年翻一番。

  三阳化工主要进行基础原材料化工生产,应用到氧化铝行业、水处理行业等,用途广泛。“我们24小时连续生产,有300多个员工。4班3运转,人员3班倒,一个班工作8小时。机器一旦运转起来,那就是效益。”秦圣祥自豪地说。

  三阳化工厂区最高点海拔约250米,站在这里远看长江,沐浴江风、感受潮湿的水汽,总让人精神为之一振。

  51岁的谭孟荣是三阳化工的车间主任,也是重庆市表彰的劳动模范,2006年进入厂区工作至今。为了检查厂区的安全施工,确保生产达标排放,每天他会在各个生产区域巡视,日复一日。

  有时走到最高点的工作平台上,他就远望一眼长江,“三峡库区蓄水前,这一段江水很急,水位没有现在这样高,大概只有70多米”。

  万州区,是重庆市仅次于主城区的第二大城市,也是重庆规划的位于三峡库区的区域性中心城市,地处三峡库区腹地,保护好“一江碧水、两岸青山”,万州责任重大。

  2013年,万州区政府给三阳化工发来函件,为城市公共安全和环境发展考虑要求企业停产。2015年,企业停产,为搬迁和拆除做准备。同时,妥善做好300多名员工的安置工作。一部分员工到三阳化工所属集团重庆化医控股(集团)公司重新就业;另外一部分,重新自谋职业。

  2016年,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召开。按照“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要求,万州区以严控化工污染作为加强库区生态环保的突破口,坚守沿岸1公里红线,加速推动化工企业转型升级,实现绿色发展。

  一座生产了18年的国有化工企业,将从历史舞台上退场。谭孟荣眼圈微红:“就像失去一个宝贵的东西。”他努力形容这份惋惜,“但大家都充分理解,为了保护长江生态环境,公司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关停搬迁,正是为了给子孙后代留下一笔宝贵财富。”

  从原料到产品,从每一个管道到阀门,谭孟荣就像熟悉自己的家一样熟悉厂区的一切。2015年公司停产以后,他负责维护厂区的设备。按照相关规定,拆除设备涉及国有资产处理,要进行资产评估并通过重庆联合交易所进行公开竞标,找有资质的单位来拆除。

  在等待设备被人拖走前,他总是精心保养着它们。“比如电机,如果长久不运转起来就会生锈,我们就需要自己用手盘动,必要的设备需要使用机油润滑。”谭孟荣说,“维护好,更能卖个好价钱。”这项工作直到2018年11月底,最后一台设备被拉走。

  18年,嗷嗷待哺的婴孩也足以长成翩翩少年。“想起来觉得舍不得,这个厂就像自己的孩子,现在长大了,他要走了。”秦圣祥顿了顿,接着说,“响应国家号召,保护长江母亲河,作出一点牺牲是值得的。”

  2018年8月23日,重庆万州经济技术开发有限公司与重庆三阳化工有限公司成功签订了《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收购协议》,由经开公司正式收购三阳化工位于长江大桥北桥头约283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三阳化工搬迁进入实质性阶段。

  秦圣祥负责拆迁进度。按照计划,厂区附着建筑和设备于2018年9月30日开始,2018年12月底拆除完毕。2019年1月,拆除基本结束。

  秦圣祥指着地面插着的一些白色塑料管介绍说:“白色插管的地方是土壤取样点,拆迁完成后,厂区还要做好环保审批和土壤修复。我们负责把土壤修复好,达到国家的要求,交给政府。这片土地以后将用作仓储、物流并加以绿化。”

  万州区环保局党组成员、区环境行政执法支队支队长熊勇介绍,为坚守长江沿岸1公里红线个无效低效项目协议,关停4家化工企业,化工企业产值占全区规模工业产值比重5年下降19.2个百分点,有效防控了生态环境风险。

  关停背后,是一组可喜的数字:重庆地处三峡库区腹心地带,长江重庆段全长约691公里,全市共有大小河流5300余条,均属长江流域。2018年1月-10月,长江干流重庆段水质总体为优,纳入国家考核的42个断面水质达到或优于Ⅲ类的比例为88.1%(其中,长江干流9个,水质均为Ⅱ类,长江出境培石断面水质与入境朱沱断面水质类别持平),达到国家考核目标。

  三阳化工厂址紧邻长江大桥北桥头。“18年,这里大变样了。”谭孟荣指着江南岸,在那里,原先荒芜之地现在高楼林立。一座座高低不等的住宅楼临江而建。还有待开盘的新宅,挂起巨大的售卖广告。可以预见,那里的居民能日日夜夜守望长江,临水而居,何其幸运。

  厂区门外东侧即是交通十字路口,过往行人、汽车川流不息。他们从万州长江大桥北端,通往桥对岸的南端,忙忙碌碌。

  冬季,正值三峡库区蓄水,长江水位达到175米,江面广阔而平静,江水不缓不急。侧耳倾听,上游又传来江轮的汽笛声,回荡在长江两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