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求弱库存高 乙二醇短期难走强
来源:    发布时间: 2019-05-14 11:27   11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需求弱库存高 乙二醇短期难走强

  乙二醇期货自2018年12月10日上市以来,期货价格呈现出高位振荡后迅速回落,而后振荡偏强的走势。截至2018年1月16日收盘,乙二醇期货自上市以来价格下跌274元/吨,幅度6.67%,累计振幅13.1%。中期来看,下游需求不振,华东库存偏高,虽然生产成本增加以及盘面套利会对价格有一定提振,但是,我们认为乙二醇价格中枢依然会维持不断下移的状态。盘面上来看,操作上建议以逢高抛空为主。

  春节将至,终端服装印染和精编厂商将会开始放假,节后复工之后会进入夏装的生产周期。从坯布的库存来看(图表1),季节图表显示往年同期将会进入坯布的累库阶段。从2019年数据来看,坯布库存从低位开始逐步增加,累库阶段已经初现端倪。届时,终端厂商会减少或者停止对于涤纶的采购。涤纶需求的走弱会限制涤纶厂商对于原料的采购,PTA和乙二醇的需求拉动将会受到较大的影响。

  从涤纶产销来看,近期涤纶市场整体产销略显冷清。从涤纶长丝产销率来看(图表2),近期江浙地区主流涤纶长丝产销率均值逐步回落,整体产销率均值在60%左右。通过季节性数据横向对比,我们发现,涤纶产销率均值处于往年历史偏低水平,年末大幅度囤货的行情并没有出现。考虑到2019年春节较往年偏早,下游厂商大批量采购涤纶的行为出现概率将会很低。我们认为,涤纶产销率近期将会继续走低,减弱聚酯厂商对于原料的需求。

  库存方面,前期涤纶长丝较高的产销率使得近期涤纶的库存水平显著下降,目前涤纶长丝三大品种的库存(图表3),FDY库存14天,DTY库存17天,POY库存9天,均有显著的下降。从季节性图表来看,以涤纶POY为例,库存从年初的14天迅速回落至9天(图表4),下游织机厂商去库存准备过节的迹象逐步明显。夏装生产高峰前,涤纶库存很难重新积累。

  2018年乙二醇价格呈现出高位振荡后大幅回调的走势。乙二醇华东现货价格指数(图表5),在2018年9月达到最高8230元/吨的年内较高水平,后大幅下挫,最低跌至5070元/吨。价格累计下跌3160元/吨,跌幅达到38.4%。本轮下跌的主因,一方面是成本端的支撑减弱,另一方面则是下游聚酯需求萎靡。

  与现货价格一同变化的,是乙二醇库存规模。华东地区的乙二醇库存水平(图表6),从2018年9月的最低50万吨,一路攀升,最高达到了77.7万吨,库存增幅达到了55.4%。从季节性图表来看,无论是从张家港区的库存规模来看,还是从华东地区的整体库存规模来看,乙二醇库存规模远高于近4年(2015-2019)同期的最高水平。考虑到近两年下游聚酯行业新增产能已经与2018年大量释放,近期没有新增的聚酯产能投产,我们认为,过高的库存将会严重压制乙二醇期现货价格。中长期来看,乙二醇库存的去化速度将会决定价格底部的出现,至少短期内这种底部信号并未显现。

  乙二醇各工艺流程生产成本的增加或将使得价格出现短暂的反弹。2018年四季度,原油价格,天然气价格和煤炭价格的走弱(图表7),使得乙二醇在成本端的支撑力度大大减弱,乙二醇价格大幅走低。但是近期,随着产油国减产带来的原油价格和天然气价格的反弹,国内煤炭价格的振荡走高,乙二醇各生产工艺的生产成本均有一定的增加。虽然,成本的增加会对偏低的乙二醇价格有一定提振,但是近期海运费用的大幅走低(图表8)会对这种提振产生削弱。此外,如前文所述,下游对于涤纶需求并不强。乙二醇需求的拖累会在市场价格的形成中起到较大影响,致使现货价格无法出现趋势性上涨。

  乙二醇与PTA的套利交易会使得价格出现技术性回调。作为聚酯的直接生产原料,乙二醇与PTA一直存在较强的价格相关性(图表9)。生产工艺决定的严格的用料比例使得这两种商品存在套利交易的空间。但是2019年起,这两种商品的价格出现较大的偏离,PTA与乙二醇的价差出现了大幅上涨。PTA1905合约与乙二醇1905合约价差一度从510元/吨最高上升至914元/吨。虽然这种价差严重偏离一方面来自于两种商品基本面特征的差异变化,一方面也来自于期货合约的时间偏差,但是从套利角度来看,PTA与乙二醇的价差目前处于近4年(2015-2018)以来的绝对高位(图表10),套利机会较为明显。从价差分布来看,两种商品1000元/吨左右的价差存在较强的回归动能。技术上的套利交易也会使得乙二醇价格出现一定的支撑。

  综上所述,春节假期以及夏装生产备货前的空窗期,使得下游需求无法有效提振,集散地较高的库存会对价格有一定压制。尽管乙二醇的生产成本以及技术上的套利操作会使得价格有短暂回调,但是我们认为,目前阶段,价格将继续以振荡偏弱的走势为主。操作上建议乙二醇1905合约以逢高抛空的策略为主。(作者单位:中投天琪期货)